第二十八章 截杀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亲卫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娄金明把一块两寸直径不明材质的方印郑重放于亲卫手中,故意高声道:“速速取拓本之,万万不可让第三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皇朝官印,见印如见本人,丢失死罪。

    亲卫领命下楼,娄金明扭头,与石焱互视而笑,他笑到眯成一线的眼缝中,有无尽杀意叠起。

    他能活这么久,就是二字,谨慎!

    石焱若真是陨星门门徒,他得罪不起,但偷血脉天赋测试拓本的罪名,他更担不起,他确实有权利调出拓本,但会留下痕迹,过不了事后审查一关。

    不过佛骨舍利他是真心舍不得放手,这等宝物,必须得之,所以,只好杀人灭口委屈一下石焱了。

    小小少年出来闯荡江湖,还是太年轻!太天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哒哒!

    磅礴雨幕下,亲卫冒雨在街道上奔行,青阳街面上已堆积数寸积水,每一脚踏下,都会踏出一个水窝凹陷,溅起半米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一手持鞘,一手牢牢攥着那块官印。

    前面数十米外便是街道出口,不知为何,这处街道上一名行人都未看到,来时虽人不多,但街边商家都开门迎客,现在却处处闭门关窗,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相。

    街道尽头,唯一有一家店铺开门,油纸伞铺。

    见此,亲卫奔行的脚步才慢了许,那种压抑氛围也消失不见,心中失笑,大概是他太紧张了。

    若是雨天卖伞店铺也关门,那才有问题。

    咻!锃!

    就在亲卫放松的下一霎,只听得一道锋锐之物划破空气的爆鸣音,一柄一人高的精铁马刀破开雨幕,打着旋插入街道正中。

    地砖破裂,露出下面的土壤,刀身足足插入半米深。

    亲卫猛地停住脚步,地面湿滑,在惯性作用下,他足足向前滑行了两米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止住身体,他持鞘右手缓缓移上,握入腰间刀柄之上,惊疑不定看向街道尽头的油纸伞铺。

    那柄特制巨型马刀便是从油纸伞铺中掷出的。

    伞铺中,缓缓走出二人,一高一矮,一魁梧一干瘦。

    二人任由雨幕打湿衣衫,缓缓走至巨型马刀旁。

    “看来头领也不是算无遗漏,他算到那娄老贼会派人持官印去取东西,原以为是那名气感境六重的亲卫首领,没想到只是派出了气感境三重的普通亲卫,让我们两名气感境六重在这里截杀,有些浪费了。”干瘦一人抬起头颅,干咳几声,正是昌一铭。

    彭虎轻松拔起插入地面半米深的巨刀,扛于肩膀,不在乎的道:“想那么多干啥,反正把人杀了,带着官印去青阳城密库把东西取回来,完成头领的指示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二,二位,我是奉娄城主之命,去帮你们大人取东西的。”那名亲卫与昌一铭二人不足三米,这个距离很难逃掉,只能硬挤出一抹笑容,期望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见到彭虎掷出那一刀的力量后,他就知道,绝不是对方对手。

    还有昌一铭,他是真没想到,这人居然是气感境六重的高手,他亲眼见到昌一铭在娄府门口为见到娄金明,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硬生生被下人殴打的场景,他还顺便踢了一脚,现在想想,真是作死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我家首领的命令是,不论对方目的如何,杀之!”昌一铭懒得思索亲卫话语真假,石焱只相信自己人,血脉天赋测试拓本要取,不过是他们二人的事。

    从始到终,石焱要的便是娄金明的官印,见印如见人,这方官印便是档案密库的钥匙。

    ‘杀之’最后二字一出,亲卫自知无法蒙蔽,掉头狂奔,准备奔入小巷,走小路逃之,到时三万护城军一出,别说两名气感境六重高手,便是再多十倍,也得死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在亲卫扭头的一瞬,昌一铭手腕一翻,一枚银色飞刀如瞬发的弩箭般,直射而出,后发先至。

    划破雨幕,直插入亲卫后脑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亲卫刚奔行出半步的身体一颤,立即失去了所有力气,瘫软趴入水坑,积水漫过了他半边脸,后脑勺鲜血顺着发丝蔓下,染红了积水,血红的积水中最后只有零星气泡冒出,便再无动静了。

    昌一铭与彭虎走近,亲卫尸体手中的官印攥的很紧,费了些力才取出,不由相视一笑,这次任务,成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楼上。

    石焱与娄金明对饮,偶尔尝一口东林酒楼的特色菜肴,不甚舒爽。

    佛骨舍利已被石焱收起,娄金明不时看一眼石焱装放佛骨舍利的位置,眼露贪婪。

    这种贪婪初时很少,随着时间流逝而越多,到了现在,已经不加掩饰了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!

    二人喝了不少酒,却都没有醉意,娄金明与石焱聊的火热,几乎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空荡的三楼上,开始变的拥挤,一名名魁梧汉子走了上来,先是几名,十几名,几十名,直到再也站不下为止。

    一个个双臂环胸,目光森然看着隔间内的娄金明等人。

    娄金明神情渐渐不对了,贪婪目光全数收敛,惊疑不定的问道:“小兄弟?这,这些都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娄金明的亲卫队已汇聚一起,为首的气感境六重亲卫首领,手掌更是抓紧了刀柄,似石焱胆敢有丝毫异动,他便率先取了石焱首级,以震慑旁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重要,娄大哥,小弟再给你介绍一件宝物吧……”石焱放下酒杯,声音中有莫名意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宝物?”娄金明有些舌干,莫名的,视线开始变得模糊,他用力眨了几下眼睛,这才清晰许多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。”石焱拿起银色酒壶,里面酒水已经不多,晃荡间几乎没有了水动声。

    “它?”娄金明不解,用力揉了揉自己越发模糊的眼睛,眼睛模糊他到是没多想,只以为自己醉了。

    “在明凉府我不知这叫什么,在我家乡那边,它有一个很优雅的名字。”石焱微笑,一字一顿的道:“九曲鸳鸯壶。”

    “九曲鸳鸯壶的神妙之处在于,能内设机关,从一壶中倒出完全隔绝的两种酒液,而且触动机关极为隐蔽,常人在共饮时极难觉察区别。直白来讲,此壶可藏毒酒,壶嘴其实也分两段,执壶之人以机关控制气压,可随心倒出美酒……亦或者,毒酒!”

    石焱把银白酒壶推至娄金明面前,笑语道:“还请兄长赏鉴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