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公子饮酒,女帝伴筝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马贼不是别人,正是早晨开口却有其他人当了替死鬼之人,本来就侥幸逃了一命,这次若再做错事,别说石焱不可能饶他,就算饶了,彭虎也得杀他。

    彭虎连忙吩咐道:“速带这位小姐上楼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名马贼速度上前,小心翼翼扶起弹筝少女,帮忙抱起古筝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弹筝少女一脸懵懂,跟着这两名马贼上楼,此刻她的心跳很快。

    头领?是谁?

    行至三楼,只见一间半开的隔间内,似刚刚换桌,入座一白袍少年,除了略显不搭的短发外,一身书生气质,面容清秀,皮肤白皙。

    这就是下面那群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头领?和邻家小弟一般。

    弹筝少女极为惊讶,环视一圈,只有石焱一人。

    两名马贼搬来桌凳,把古筝摆放好后一一退去,三楼之上,只剩下石焱与弹筝少女。

    石焱转头,对弹筝少女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窗外雨幕遮天,雷鸣闪动,一副末日景象,窗内,白袍少年饮酒,浅笑,似如黑暗中的一束光那般耀眼。

    这一瞬,少女心如乱鼓,脖颈发烫,不敢直视之,她……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少女尽量平静似如乱鼓的心境,如蚊吟般吐出二字,缓缓坐下,柔弱无骨的小手搭在古筝之上,救命之恩,唯有一曲谢之。

    手落,曲起。

    少女梳着如云高髻,头顶斜插着一支紫鸯花簪子,身着一袭莲青色的素雪绢裙,似与古曲凝为一体。

    三楼上,少女弹筝,少年饮酒,似如一幅画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多年以后,青阳城空,唯独这家酒楼完好存世,三楼之上便悬挂有一副画,灰尘落满,画中似为一人视角,有一双玉手,一架古筝,一名窗边倚坐的白袍饮酒少年。

    还有一行落款:

    “明凉某年夏雨季,公子饮酒,女帝伴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林酒楼一楼,楼门大开,暂停营业的牌子已经摘去,楼内人声鼎沸,一副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一样的饭菜,一样的衣服,只是衣服内的人已变。

    街道上,雨幕下已经没有几名行人,仅有的几名也缩在别家屋檐下避雨,期待雨小些时再回家。

    “落轿。”

    一顶轿子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出现于东林酒楼前,落轿门口,有两名轿夫,两名穿着灰布衣的下人。

    两名下人弯腰屈膝掀起轿帘,走下来一名身着绸缎华衣,满身金贵的小童。

    同时又打开一把黑色油纸伞,给小童遮雨,直至进屋。

    “掌柜呢?给本少爷准备酥软桂花糕,糖分不能多一分,也不能少一分,否则少爷我砸了你家招牌。”小童手上还拿着把扇子,扇尾吊着一枚玉佩,上面有一‘李’字。

    只见他‘锃’一声展开扇子,学着大人的模样摇晃,却因手上力道太小,怎么都摇不出那份韵味。

    “是李少爷您啊,我们家掌柜出门办事了,不过您放心,原方口味,不会变丝毫。”这时,从后厨走出一名面色惨白的小二,连连招呼道,只是脸上的笑意怎么看都别扭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给本少爷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您请。”

    小童不屑看这小二一眼,又怎会注意到与平常不一的神情,轻哼一声,鄙夷扫过大堂内吃饭之人,同时用手捂住鼻子,似他们身上有股特别难闻的气味,一边捂着,一边摇晃着扇子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二楼上突然涌下一批人,一一下楼,顿时把楼梯变的拥挤,小童与那两名下人一时被挤在楼梯口,无法上行,气的直大骂。

    此刻的三楼上,石焱挑眉问道:“确定是李家家主李文靖的小儿子?李子越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彭豹站于一旁连忙回答,早在发现轿子是朝东林酒楼行来时,他便叫出了小二确认,在确定是李文靖小儿子后急忙上来请示。

    “放上来吧,还有,给聂天宁传消息,让他来酒楼一叙,但不要让洪恺的人发现。”石焱微微思考便作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李子越据为李文靖最疼爱的小儿子,从小娇生惯养,虽才八岁,但已经在青阳城恶名远扬,之前有一小孩不懂事冲撞了他,他竟然下令一把火把对方一家三口烧死,可见顽恶。

    传闻若真,那抓了李子越或许会有想象不到的作用,就算无用,杀掉便是了,这一次其中之一的任务便是屠灭李家,没有送上门来还放跑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彭豹领命离开,下楼时向弹筝少女挤出一抹笑容,心中暗自把石焱喜好筝曲之事记下。

    相比彭虎,彭豹心思细腻很多。

    “洪恺要动手了么?”石焱看向湿漉街道,有不少人从各处小巷窜出,汇聚一起向李府行去。

    “你,给本少爷让座。”这时,小童李子越上了楼,把扇子一合,学着大人模样用扇头指着占用了三楼最好隔间的石焱,神情倨傲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只扭头看了看李子越长相,连回应的力气都懒得有。

    他下面的掩饰,不是为了李家任何人,而是为了青阳城副城主娄金明,在送出那张纸的同时,他就没打算让娄金明活着离开东林酒楼。

    石焱这副漠视模样,让李子越几乎气炸,从小娇生惯养,见人高一等,在青阳城呼风唤雨的他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,气急败坏的命令道:

    “你们,给我把他从窗口扔出去,摔不死拖回来继续摔,摔死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少爷您看着吧,我们保证让您满意。”那两名李家下人冷笑一声,撸起袖子就待走向石焱,这事他们以前没少干。

    “头领,娄金明到了。”彭豹自两名李家下人身后出现,两只大手顺势压在他们肩膀,力量磅礴,让他们双腿颤动不止,最后膝盖一软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跪地二人面露惊恐,无法动弹,盯着少年模样的石焱,这?这是什么情况?什么头领?

    “请上来吧。”石焱点头。

    彭豹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石焱皱眉。

    彭豹说道:“昌一铭让打了,身上有拳脚印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