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剑身若弧,银芒裂空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是,属下必倾尽全力。”石焱接过霜色草植,也不问缘由一口吞下,俨然一副主要从死,从不得不死的愚忠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铉海见石焱没有半分犹豫便吞下了风霜草,欣慰点头,此时此刻,他已经完全把石焱当成自己人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一个比洪恺好太多的帮手,手段不弱,还完全信任他。

    以前的手下服用风霜草时,生怕是毒药,都要犹豫很久,实不知,真正的致命物早在前一天便进入他们身体了。

    一旁,洪恺气怒交加,想反驳一句,又不敢,石焱就这么与他平起平坐了?

    那霜色草植他倒是认识,每个星期都需服用一次,其中原因他不知,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但只有徐铉海的心腹,才有资格服用,这代表着石焱已被徐铉海视为心腹,不再是外人了。

    他气啊,连一天时间都没有,凭什么?就凭石焱没有战力空有境界的炼体境巅峰?

    徐铉海转向聂天宁道:“聂天宁,今日之事为大当家所嘱,你若不尊号令,我定卸你项上人头,即便是庞苍雷在也说不得什么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对聂天宁,他神情冷漠,这次的事实在重要,半点差错都不能有,若是平常,他巴不得聂天宁出错,正好杀之,正大光明断庞苍雷一臂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聂天宁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“整理队伍,出发吧。”徐铉海留下一句,转身回驻地,他与庞苍雷在各大城门下都有通缉印记存留,不可入城。

    通缉印记只能到明凉府城时解了。

    徐铉海走后,石焱翻身上马,平静抬起头颅,直视青冥。

    头顶,一轮金日缓缓升起,属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正好映下,透过玄铁缝隙,照至脸庞。

    今日,要开始杀人了么……

    石焱嘴角轻弯,驱马至东方队伍前。

    一共七百人的队伍分成三组,每组各二百余人,聂天宁旗下为庞苍雷的人,可惜还有一部分人在庞苍雷的带领下去林中追捕他了,否则今天的人数还能多一些。

    赤火盗,可谓是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这二百多人看着石焱,看不清面容,但听声音知道,石焱年岁应该不大,未免,他们低头絮耳,有些吵杂。

    石焱低下头颅,俯视一圈,声音变的低沉。

    “昌一铭何在?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昌一铭原本就是一名小头领,位列前列。

    听到号令,昌一铭持刀半跪而下,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欣喜,原本跟随石焱与洪恺作对,他还有些不愿,但现在不一样了,明显三当家更重视石焱。

    刚任命一夜,权利便与洪恺一致,日后时日还长,洪恺之前掌握的权利定会被石焱一一接手,到时作为第一个效命石焱的他,能得多少好处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昨夜让你找的那两名气感六重的高手呢?”石焱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昨夜?昌一铭微楞,石焱没说过吧?但下一秒他反应过来,扭头喊道:“彭虎,彭豹!还不快出来拜见头领。”

    很快,在昌一铭的呼喊下,马贼中走出两名呆头呆脑的魁梧大汉,他们二人肩扛大刀,一步一动间地上土砾震颤。

    “彭虎/彭豹,拜见石头领。”这二人走至昌一铭身边,一样半跪而下,两斩大刀落地,轻易把地面斩出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人呆但不代表傻。

    “天生神力?”石焱有些意外,很不错。

    他让昌一铭喊人,便是要徐铉海直接控制的人,非洪恺旧部,昌一铭这个人心思很活络,当手下用很顺手。

    石焱开口道:“二百余人分成三队,你三人各带一队,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彭虎彭豹兴奋应下,目露激动,昌一铭同样应声,这是平时难以想象的机遇。

    石焱放目望去,自有些嘈杂的队伍扫过,当即冷声道:“我不管你们以前如何,今日入我麾下,需谨记三点。”

    “闻令不进者--斩!

    悖懈构乱者--斩

    避征杀伐者--斩!”

    铿锵有力,杀意纵横,这三令三斩,令场面为之一肃。

    石焱持剑鞘置于马背,桀目而言:“现在,谁赞同,谁反对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声,长久的寂静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昌一铭三人重重咽了口唾沫,好像遇到了狠主!他们刚刚高兴的似有些早了。

    “石头领……”

    锃!

    队伍中,有一人开了口,话刚出,连从声音传出的方向都不能辨认时,只听得一声剑鸣!

    下一瞬,一道银芒自石焱手中闪现而出,划破天际,借着晨光向着旁侧的洪恺队伍爆射而入!

    剑身若弧,银芒裂空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队伍中心,一名马贼目露茫然,身体微颤,在他的侧脖上,有一道血线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柄长剑射入地面,剑身足入半许,锋锐的剑锋受力颤鸣不止,上面,一滴血液才顺着剑锋缓慢滑落,圆润而晶莹。

    马贼跪地,无声而亡。

    驻地门口,清晨的鸟啼阵阵,一枚枚树叶落下,随风席卷开来,落于队伍众人不少肩头。

    但此刻,却一一冷汗淋漓,无人敢做多余动作,哪怕只是弹去肩头一枚小小的树叶。

    这时,石焱才有空朝自己队伍看去,队伍中,那名之前出言的马贼面露恐惧,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见石焱扫来,那人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面露死意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却没有追究的意思,自己队伍的人,要死也是与敌人交锋时死,他杀了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至于洪恺队伍中被一剑封喉的那名马贼,只能说运气不佳,被他看到了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这马贼也是熟人,他被庞苍雷大奔雷指废掉后,抓他扔上马背如扔尸体般,让他没少受痛,死的不算冤枉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没在聂天宁麾下,怎么跑进了洪恺队伍中。

    “你!!杀我的人?”不远处,洪恺终于回过神来,咬牙切齿盯着石焱,似忍不住要出手。

    闻言,石焱耸了耸肩,无视洪恺杀人般的眼神,惋惜道: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,稍微偏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洪恺怒急,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这时,聂天宁却如老好人般挡在了石焱和洪恺之间,笑眯眯的劝道:“洪兄,冷静啊,不能自己窝里斗,这次可是三当家主导的行动,若是出了差池,三当家怪罪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聂天宁歪了歪脑袋,让开了道路,意思是他该说的都说了,你要上就上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