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袭击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就在整个囚笼变得寂静无声之际,山羊胡男子‘扑通’一声跪了下来,焦黄满是沟壑的脸上老泪纵横,声音嘶哑而高。

    “三火啊!!叔终于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叔?”石焱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你二叔啊,三火你就连二叔都不记得了么?”山羊胡男子抹掉一把眼泪,双手用力抓住石焱胳膊摇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对之前的事都记不清了。”石焱面露茫然。

    山羊胡男子拽着石焱胳膊站了起来,焦急道:“快,你爹就在那边,他受伤了怕是撑不过去了,你快和二叔走,还能见他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石焱似被冲击的不轻,懵懵懂懂被拽起,被拉着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从山羊胡男子过来,到跪下认亲,刘德武都耸拉着脑袋,不发一言,直到石焱被带走后,他才抬起头颅,那个眼神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流口水了……”怀中的小女孩抬起手臂,擦去他嘴角的晶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囚笼,就这么大,再远也就十几步路。

    “二叔,不是带我去见我爹吗?怎么到囚笼缺口这边了?”石焱懵懂转身,很是疑惑,再往身前两步,就是囚笼缺口。

    “那边不能走,上面有干草别人不让踩。”山羊胡男子双手互套在袖筒里,吸了吸鼻子,一副山沟里穷老实的和善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石焱似懂非懂点了点头,就在他转身的刹那,手臂极快自空中一划而过,骨茬在掌心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咯,咕噜噜……”山羊胡男子脖颈上,一道血线由细转粗显现而出,他不可置信盯着石焱,张了张嘴,一字都说不出,只能发出奇怪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小子你敢!”这时,远处响起一道怒吼,想要阻止石焱。

    “二叔,一路走好。”石焱嘴角一弯,没有理会那道怒吼,一把拉住山羊胡男子衣领,用力甩在了囚笼黑铁之上。

    囚笼黑铁受到山羊胡男子的撞击,没有生出丝毫颤动,山羊胡男子则是软绵绵滑倒至地面。

    他眼睛瞪大,早已没了山农之人的和善,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山羊胡男子被石焱割了一刀,又撞了一下,已经是出气多,进气少了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石焱微微皱眉,挨着囚笼没有反应的话,那问题应该就在囚笼外了。

    但如此的话,又说不过去,囚笼内满地尸体是如何来的?

    试一下?

    就待他准备上前一步,抓起山羊胡男子扔向外面时,维持这方空间光亮仅有的白烛突兀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烛火闪烁,令囚笼内外忽明忽暗,身后的影子也随着闪烁的烛火微微扭曲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囚笼众人表情变得诡异莫名,眼中恐惧浓郁,一个个捂住嘴鼻,似怕惊扰到什么存在,不敢发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下一瞬,白烛熄灭,囚笼内外陷入了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很静,很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石焱表情僵硬,前世的经验令他快速恢复了冷静,手持锋锐骨茬缓缓挡于身前,并如他人般屏住了呼吸,不发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囚笼内似静了很久,在黑暗和寂静中,没有时间概念,直到……

    嘀嗒……

    嘀嗒……

    有水珠自顶板滴落的声音传出,初时很轻,缓慢变重,到了最后在耳边响彻不停。

    石焱身上汗毛倒竖,却强行冷静自己。

    一滴水珠落于他额头,很冰凉,如寒冰一般刺骨。

    血腥味!

    石焱闻到了他再熟悉不过的血腥气息,很腥,很新鲜,令人反胃。

    这不是水珠,是血!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,一个圆形物体似在滚动,很慢,直至滚碰至他脚尖,才止住惯性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白烛亮了。

    久违的光亮出现,驱散了黑暗,驱散了种种异像,令囚笼内的人们大松一口气,等眼睛适应光亮后看向囚笼边缘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山羊胡男子所在处一片血藉,头颅消失不见,一股血泉自他断颈处汹涌而出,染红了囚笼,染红了铁柱上的符字。

    他的脖颈伤口平如镜面,好似被现代化机器切割过般。

    石焱目光低垂,看着脚旁的头颅,一股寒意在体内升腾不休,这?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螭鬽魍魎?妖魔?鬼物?

    麻烦了!刚进入九域世界,就被卷入鬼怪事件,普通人面对鬼怪时,生还率无限接近于零。

    看地下几乎把囚笼堆满的尸体,就知这东西杀性多重。

    石焱眼睛有些泛红,重活一世,就要陷入必死之局?他无法允许上一世亲人的惨状再发生一次。

    绝!不!允!许!

    身后,平静的囚笼变得嘈杂起来,大多数人后怕的同时,竟还升腾出一种渴望。

    饥饿!

    突然,急促的脚步声在石焱身后响起,两道劲风自他脑后袭来。

    石焱快速一蹲,在劲风自上空划过的同时,猛地向后重靠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石焱背部直接撞在袭来二人的中心,发出沉闷的身体撞击音,他身体虽瘦弱,但借助惯性的情况下,力量之大不是两个囚居之人可以扛住的,那二人直接被撞的向两侧分开,倒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石焱也不由闷哼一声,前仰半步才站稳,后背隐隐酸疼,只怕已青紫,这副身体实在羸弱,只是短短交手,就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站稳后,他才有时间观察这二人,这二人与山羊胡男子一样,都是脸上没有菜色的那种,身体较壮。

    手上各持一个白色长物,看样子,好似人体断骨?

    若是刚刚蹲的慢了,被这东西袭中后脑勺,不死也会晕厥,到时只能任人摆布了。

    这二人站稳后,对视一眼,一左一右向中间的石焱逼来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么?若搏命,你们都得死!”石焱身体微伏,宛若即将猎食的猛虎,袖口高卷,露出掌中的锋锐骨茬,洁白的骨茬已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在二人视线汇聚骨茬尖顶之际,一滴残存鲜血正好自骨尖滑落,滴至地面。

    这一滴,令他们心脏一颤,泛起涟漪。

    在石焱前方,便是尸首分离的山羊胡男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