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活死人

作者: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吞海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房间中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显然,无论是魏来还是龙绣等人都意识到此情此景中古怪,一股寒意从他们的背后升起,攀上他们的眉梢。

    “青焰呢?”魏来转头看向那倒在地上哀嚎的男人,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惊惧不已的高谭却并未从之前的变故中回过神来,他捂着自己还在不断淌血的臂膀,身子狼狈的后退,嘴里言道:“我不知道!大侠饶命!饶命啊!”

    魏来眸中的杀机凌冽,名为黑蟒的匕首被他死死握紧,但还不待他出手,一旁的孙大仁便冲了上来,抓住了高谭的双肩,喝问道:“你怎么不知道!?你忘了就是你把我们关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说!她在哪里!?”孙大仁将刘青焰的险境归咎于他自己的无能,此刻,他想要救回刘青焰的急切比起魏来只多不少。所以,在追问的同时,他手中的拳头也不断的朝着那身材肥硕的知县大人的面门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一声声惨叫升腾,看得龙绣与那位周福脸色发白,心中暗道一声狠辣,亦很难想象方才还只剩一口气吊着的孙大仁,到底是怎么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的。

    高谭在孙大仁的毒打之下,很快便屈服了下来:“她……她不就在那里吗?”

    他指着不远处的床榻气息奄奄的说道,目光艰难又缓慢的抬起,看向那处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高谭的双眸陡然放大,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煞白,他不可置信的盯着那床榻上的稻草人,仿若看见了这世上最可怕场景一般:“怎么可能……明明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声音陡然变大:“是邪术!是那些山贼们的妖法!”

    “扯什么犊子呢!?”孙大仁听不懂对方的胡言乱语,硕大的拳头再次举起,就要朝着对方的面门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魏来却走了上来,拦下了孙大仁的拳头,然后盯着那神情惊恐的高谭,问道:“什么妖法?”

    高谭显然还处于某种巨大的恐惧之中,他应道:“黄龙寨,黄龙寨那些山贼的妖法!”

    “呸!你才是山贼呢!我黄龙寨哪来什么山贼,你这狗官死到临头还在胡言乱语!”一旁的龙绣闻言顿时怒从心头起,黄龙寨背这山贼的恶名已经数不清的年月,平日里有她爹制约着,她没有机会为黄龙寨正名,但今日,这贼人就在她的面前,以龙大小姐的脾气如何能忍?

    魏来皱起了眉头,他隐隐意识到事情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简单,他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个稻草扎成的人偶,从那人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,似乎有一种隐晦的力量盘踞在那人偶的身上,魏来说不清那力量的本质,却能察觉到那力量似乎带着一股蛊惑人心智的神奇魔力。

    “说一说。”魏来同样拦下了愤怒的龙绣,目光冷冽的看向高谭。

    高谭在那般目光下打了个寒颤,他赶忙言道:“那黄龙寨的匪盗会妖术邪法是咱们黄龙城百姓都知道的事情,他们可以死而复生,今日杀了,不消片刻尸体便会消失,过几月又会卷土重来。大侠随意寻个人问上一问便可知晓,小的着实不知道你那同伴到底什么时候被人掉的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群匪盗可恶得很,我的胞弟几日前便死在他们手上。我报仇心切,又受了旁人教唆,以为大侠的这位朋友就是那些匪盗的同伴,方才冲撞了大侠,还请大侠放过小的吧。”说着,那高谭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了些许哭腔,显然是被吓得换了手脚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我们黄龙寨都是安分守己的百姓,要不是你们害了胡大哥的妻子,他来我寨中寻我阿爹帮助,我爹又怎会带人来杀那个混蛋?!”龙绣气得脸颊通红,声音也随即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胡大哥?胡压尘?!”听到这话的高谭脸色再变,魏来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身子颤抖得愈发厉害,几乎快要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他神情恍惚的喃喃低语道,仿若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怕了吧?想不到胡大哥还活着?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!你啊,就不要在死鸭子嘴硬了,本小姐劝你现在就告诉他他们那朋友的下落,说不得还能得个好死。”龙绣将高谭的作态理所当然的看做了事情败露后的惊惧,她双手环抱于胸前,神情倨傲的嘲笑道。

    高谭却是神情恍惚,根本无暇回应龙绣的嘲弄。

    “他明明已经死了,我看着他似的,怎么可能还活着?鬼……一定是鬼……”高谭自语道。

    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他很想追问出刘青焰的下落,可是眼前这位知县大人的模样,显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,他不愿耽搁,因为每耽搁一息时间,刘青焰的危险便多出一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身旁的孙大仁,确认道:“你确定青焰是被他掳走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孙大仁果决的点了点头,“你被山贼掳走之后,我和青焰便去报了官,谁知道这家伙见色起意,非得说我和那山贼是一伙的,把我毒打一顿,又将青焰掳走!”

    魏来自然不会怀疑孙大仁,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,他又看了看一旁脸色发白的高谭,眯着眼睛问道:“你若是想要活命,就好好给我说说,你为何如此确定那胡压尘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高谭陷入了恐惧,对于魏来的询问视若罔闻,还在一个劲的嘟囔着:“鬼……一定是鬼……他回来索命了!”

    魏来见状,看了一眼一旁的孙大仁,孙大仁心领神会,上去便是两脚,也不讲究,直指下档,杀猪一般的惨叫响彻不觉。

    魏来蹲下了身子,眯眼盯着高谭,再言道: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,说!”

    高谭的额头上汗迹密布,也不知是剧烈的疼痛还是浓郁的恐惧所致。但在一番毒打之后,他多少算是从之前的恍惚中恢复了过来。他盯着眼前的少年,咕噜一声,咽下一口唾沫,这才言道:“我……我那弟弟不争气,杀了胡压尘的妻子,没有办法,我只能想办法将他一并杀了,尸骨埋在城外,是我亲眼看见我弟带着手下埋下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……至于大侠的那位朋友,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来别听这小子胡扯,他一定是在拖延时间,让我来揍到他说为止!”孙大仁哪会信高谭这套牛鬼蛇神皆有之的说辞,说着变又要怒气冲冲的上前。

    可还没来得及出手,便被魏来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!我信你!”魏来却言道:“带我去胡压尘的埋尸之地,若是能挖出尸首好说,挖不出,你就得死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诸人都颇为不解,尤其是龙绣,她记得魏来分明见过胡压尘,怎会还相信这知县的鬼话。

    但魏来的神色冷峻,显然听不进任何话,龙绣也只能沉默的收声。

    高谭被周福扶着,艰难的领着诸人走向他所谓的埋尸之地。

    一路上,孙大仁压不住心底的疑惑以及对青焰的担忧,小声的询问道:“阿来,若是再让这家伙拖下去,青焰她……”

    魏来只是沉着眉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好一会之后,才看向孙大仁言道:“你不觉得这黄龙城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孙大仁一愣,“哪里奇怪?”

    魏来却沉默了下来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高谭所言的埋尸之地。

    城外漆黑一片,那埋尸之地上面的泥土并未有过任何被认为挪动的痕迹,显然并不可能是胡压尘自己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挖!”魏来看了看那处,面色愈发的冷峻,他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那周福与断了手臂的高谭狼狈的上前,开始挖掘那处,很快便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层层泥土被推开,一张脸出现,魏来躬下身子,伸手轻轻的抛去那张脸上的尘土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张生有一道贯穿整个侧脸的刀疤的脸庞便出现在了诸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龙绣发出一声惊呼,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那高谭却是面色惨白,神情惊恐。

    魏来眸冷如霜,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分明已经死透了的尸体,想着今日午晌所见的男人,双拳握紧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方才言道:“去黄龙寨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